曹大荣30年的傈僳长诗情

时间:2014-05-19 09:15来源:www.sport.gov.cn责任编辑:钱成鸾
核心阅读:曹大荣住的土基房里除了一台老款式的电视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电和家具了,但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清贫的家里却蕴藏着许多无价之宝,那就是屋里堆成小山似的笔记本和信笺纸... ...
  

 

 

  

  曹大荣住的土基房里除了一台老款式的电视以外,再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电和家具了,但就是这样一个看似“清贫”的家里却蕴藏着许多“无价之宝”,那就是屋里堆成小山似的笔记本和信笺纸以及已经印刷成册的书籍。这是他30年来全部心血的结晶。

  曹大荣,男,傈僳族,中共党员。1944年11月出生于盈江县苏典乡邦别曹家寨,家有姐妹兄弟5人,排行老四。1963年曹大荣应征入伍,196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70年退伍到盈江县法院工作。

  主动请缨 情系傈僳文

曹大荣从小聪明好学,幼年在邦别教堂学习傈僳文,对傈僳新文字和老文字都能熟练运用,后转入邦别小学学习汉文。虽然入伍前只有初中文化,但在解放军这一革命的大熔炉里,曹大荣各方面都得到了锻炼和提高,包括他的文化水平和写作能力。

  从部队回到地方后,接触到的傈僳族人慢慢多起来,他对傈僳族文化也有了更多的了解,深感傈僳民族有自己创造并传承的优秀传统文化,而且德宏傈僳族多居于边远山区,那里相对偏僻闭塞,交通不畅,经济欠发达。纯净的自然生态环境与农耕文化、渔猎文化的稳定性相结合,孕育了其非物质文化的纯真本色、天籁神韵、原生态活力和原汁原味的审美意蕴,在中华民族文化百花园中绽放出绚丽的光彩。同时曹大荣也发现傈僳族文化作品存在着“作品少,作者少,起步晚”的情况。他想,自己作为一个傈僳族人应该在有生之年为发扬光大本民族的优秀文化做一份贡献。1984年,他毛遂自荐由法院调入文化局,这样可以有更大的工作空间,同年进入云南大学“民族民间文学进修班”深造。学习归来,他开始从事专业的傈僳文和汉语的双语翻译和写作。

  从小在傈僳山寨长大的曹大荣也曾经接触过傈僳族的山歌和小调,但真正让其心灵震撼的,是1984年第一届德宏州傈僳族民间文学座谈会上接触到的傈僳族叙事长诗。来自盏西和苏典的傈僳族民间歌手相聚一堂,唱了七天七夜,曲调华丽优美,歌词至情动人。从此,曹大荣就把自己的目标锁定在收集和整理翻译傈僳族的叙事长诗上,这样一干就是20多年。

  为求精准 奔波笃行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正是全民经营的鼎盛时代,大家都在为赚钱而奔波,而曹大荣却认准了自己的目标,放弃了赚钱的机会,几乎耗尽全部的家资和所有的心血,义无反顾地坚持下去,追寻着另一种不同的人生价值。清晨,在崇山峻岭的羊肠小路上可以看到他踽踽独行的身影;深夜,在简陋住房的办公桌上可以听到他奋笔疾书的沙沙声……辛苦只是一方面,在此期间还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困难。由于傈僳族群众都居住在偏远的山区,通讯不灵,交通不便,山区小路连自行车都无法骑行,最远的需要徒步50多公里。好不容易走了很长的路才到达歌手的家,有时歌手却不在家,有时在家农活忙无暇休息下来,有时可能劳作太辛苦,没有精力,或者是心情不好不想唱。一次次的跑空,始终没能让曹大荣停顿下来。为了收集一小段的长诗片段,他不得不走很多次,有时要帮助歌手们劳作,有时为了激发歌手的表演情绪,他还会带上烟、酒,和歌手们一起畅饮狂歌。更惊险的情况是山路上还会遇到暴风雨和泥石流,生命都无法保障。收集记录中也有很多的困难,开始他用录音机录制,有的歌手面对机器再也无法酝酿出气氛,而且录音机录制时也会出现各种问题,如电池干竭、音质不好,在现场录制时会杂着风声等噪音。曹大荣最后索性放弃了机器,用最原始的方法——笔记,歌手唱一句他记一句,一字一字,一行一行,就这样反反复复、一字不漏地记录下歌手所有的作品。每次记录下来,回到家中,还得继续整理,根据民族古籍出版的要求,每一行诗都要重新整理汇编,制作成傈僳文、汉文直译、汉文意译三个版本。

  为了准确地将傈僳族传统精华用汉语言表达出来,曹大荣严格坚持“信、达、雅”的翻译原则。所谓“信”,就是原原本本、不折不扣地忠实于原文原意;所谓“达”,就是语言文字通顺流畅,用词准确,逻辑性强;所谓“雅”,就是生动形象,完美地表达原文的写作风格。为此他在审核和修改译稿过程中一丝不苟,对疑难或词不达意之处或相关的名词、术语,为了求得准确、统一,他尽量查阅资料,寻找依据,对照原文反复研究,有时还得找其他傈僳族和汉族同志共同研究,直到完全符合原文的含义才放下心来。

  就这样,曹大荣前前后后、反反复复走遍了盈江县居住有傈僳族的15个乡镇,还有德宏的陇川、瑞丽、芒市,保山的腾冲以及怒江的福贡县、贡山的丙中洛傈僳族居住的地区。每到一处,他都从不放过一点点线索,点点滴滴地搜集、整理着蕴藏在各地民间的傈僳族叙事长诗。近30年来,他行程几十万公里,采访了数以百计的傈僳族民间歌手、艺人,终于完整地收集并整理出了德宏傈僳族目前发现仅存的叙事长诗共10部5万多行25万字。这些叙事长诗生动地反映了德宏地区傈僳族劳动人民的生产、生活状况,再现了傈僳族居住地区的风土人情和社会面貌。

  尝尽酸甜 沉甸魅力

  30年跋山涉水,走乡串户;30年夙兴夜寐,字句推敲。曹大荣虽然尝尽了酸甜苦辣,但是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他的“无价之宝”的价值终于得了全社会的认同。反映傈僳人过新年的万余行长诗《阔时木刮》,已申报云南省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反映傈僳族婚庆的《娶亲调》,反映傈僳族进新房的《盖房调》,反映傈僳族人民劳作的《生产调》,反映傈僳人过新米节的《喳雾扎木刮》,反映傈僳族过半年节的《火把节调》、过清明节的《盖坟调》,以及反映傈僳人招财进喜的《额跌批木刮》、反映傈僳人喜庆的《芦笙调》和《三弦调》,均由德宏民族出版社刊印成专集出版。期间他还创作了大量反映傈僳族传统文化的作品,出版了个人专著《傈僳族诗歌故事选》以及和曹大忠、曹大正兄弟三人合著的《傈僳风采》及《傈僳风采续集——疙瘩树》。部分作品还发表于县级、州级、省级及全国十八家报刊杂志。曹大荣本人也被德宏州文化部门推荐参加“云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的评选。

  锲而不舍,金石可镂;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两句话用在曹大荣身上都不为过。今年已经68岁的曹大荣,在人们看来理应修身养性,颐养天年,安享天伦之乐。然而,他仍旧整天忙碌着,只为使傈僳族优秀的民间艺术能够流传并发扬光大。他说:“能把这些叙事长诗变成精神文化遗产,传承给下一代,我再苦再累也值得。如果说人生还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时间太紧迫了,随着一些老歌手的去世,很多来不及收集的叙事长诗就这样失传了。”没有豪言壮语,有的只是在平凡清苦中默默地耕耘、探索和付出,是对傈僳族民间艺术的挚爱和孜孜不倦的追求。曹大荣的人生价值,在于坚守;他的人生魅力,在于一份沉甸甸的赤子之心。

我很关注
(1)
100%
不感兴趣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严禁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最新视频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隐私保护|注册协议|网站声明|网站留言|在线投稿|网站地图|RSS订阅 滇ICP备08100511号 云新网前审字2008-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