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盛一时的思氏王朝

时间:2012-11-22 16:23来源:瑞丽江网责任编辑:魏银霞
核心阅读:到此,勐卯国势力范围已“上至永昌,与大理国为邻;下抵果景、刚戛,以大水为界;南至那很勐老和勐闰;西过罕底,以戛写河为界”,东至今景东、镇沅、景谷以东的礼社江、元江西... ...
  

 公元13世纪末,元王朝进入末期,镇守云南的梁王,与大理段氏的矛盾激化,摩擦时有,根本无暇也无力顾及边事。因此,曾受元王朝分封的勐卯各部,为了各自的利益,连年争斗,雅鲁王朝全面解体。

  与此同时,作为新兴的力量,思汉法部落却在思汉法的苦心经营下,不断强大起来,最终在勐卯各部争夺地盘的激烈角逐中胜出,“并吞邻境而为诸部之长”,一举夺取了勐卯政权。

  入主勐卯后,思汉法一面向元王朝进贡,求得“麓川路军民总管府总管”之职,为发展赢得了一个良好的环境,一面积极筹划统一大业,利用“麓川路军民总管府总管”的身份,以缔结联盟的“非武力征服”策略,兼并了附近各路,很快建立起一支强大的军队。

  这期间,思汉法动工兴建果占璧王城,在军事上实行三丁抽一或五丁抽二的征兵办法,同时提倡尚武精神,鼓励人民舞枪弄棒,练习武术,并每年举行一次操练比武,奖励勇士,基本实现全民皆兵。勐卯傣族“散则为民,聚则为军”,为民能耕田种地,进行生产;为军能上阵杀敌,攻城掠地,故思家军一时名声大振,归附者时有之。

  1335年,看时机成熟,思汉法遂起兵东征,采用归顺者封授官职,保持原食禄,反抗者便加杀戮并另封授功臣领食的策略,一举攻克了勒宏(怒江东岸的临沧一带)地区,直达礼社江西岸的景东、镇沅、新平、莫西和景谷,并一一委官治理。

  紧接着,又挥军直下东南,很快攻克了景洪、勐腊等西双版纳地区,景栋、勐蓬等缅甸掸邦东部,老挝南掌一带,以及泰国北部的景线,清莱、奔猜、弄城和清迈东面的巴斯东城地区。

  稳固了东方以及东南的统治后,公元1347年,思汉法集结数万军队,战象两千头,命其弟混三弄挂帅过伊洛瓦底江西征。混三弄一路杀去,势如破竹,先后征服了北起罕底,南至勐色的伊洛瓦底江和亲敦江流域的广阔地区,并在印度阿萨姆地区建立起阿洪王国,附近的小国家,纷纷前来归顺。

  到此,勐卯国势力范围已“上至永昌,与大理国为邻;下抵果景、刚戛,以大水为界;南至那很勐老和勐闰;西过罕底,以戛写河为界”,东至今景东、镇沅、景谷以东的礼社江、元江西岸,隔江与双柏、新平相望;东南包括西双版纳,老挝北部的南掌地区,泰国北部的清迈地区,以及缅甸掸邦东部的景栋地区;南面包括缅甸掸邦的东枝、锡箔和勐密地区,以及实阶以北直至曼尼普尔河与秦敦江汇合口的加里瓦地区;西南包括印度阿萨姆、曼尼普尔、那加地区;北连西藏;东北至今泸水县的怒江西岸以及整个潞江河谷,与云龙、保山接壤,整个区域横跨澜沧江、怒江、伊洛瓦底江、雅鲁藏布江及布拉马普特拉河谷流域。

  麓川政权的不断强大,思汉法的节节胜利,使元王朝大为鬼火,也极为忧虑,于是多次派兵征讨,但都无济于事。对于此事,《明野史》和《百夷传》都有相似的记载,说思汉法“数有事于邻境,诸路以状闻”。公元1346年,元王朝乃“命河南参政贾敦熙往讨之,以瘴起还师。公元1348年,再命元帅塔失把都讨之,不克”。可法(思汉法)却“乘胜并合诸路而有之。乃罢土官,以甸邑赏有功者……虽纳贡赋,奉正朔,而服食器用之类皆逾制度,元不能制,麓川之强始于此”。思汉法其人,虽名为元王朝辖下的“麓川路军民总管府”总管,实则与“皇帝”无异。

  1369年,戎马一生的思汉法去世。这位麓川政权的“开国皇帝”,以其一生的努力,为思氏家族打下了一片大大的疆土。就连在去世前的几年,还发动了一次规模较大的对缅战争,占领了整个上缅甸。然而,思氏家族并没有守住祖宗基业,在思汉法去世不到100年,便因明王朝的大举征讨而消亡。这也许是他永远未曾料到的。

 

  公元1382年,明朝政府平定云南,思混法继承思氏王朝王位,被封为平缅军民宣慰使。

  据《明野史》记载,思混法前任思瓦法“至明初犹负固不服,其部属达鲁方、刀斯浪、刀泼浪杀而立满散之子思混法。明年,陷永昌,屠其城,执守城使王真以去。西平侯沐英遣部校郭京美往,复招徕思混法内附。王真还。朝廷推柔远之恩,置宣慰司,以思混法为宣慰使”。

  1384年,思混法遣使进京朝贡,要求提高勐卯的行政级别,明王朝诏改平缅宣慰司为麓川平缅军民宣慰使司,承认其兼领麓川、平缅之地。

  与思汉法的积极扩张相比,思混法更热衷于接受先进技艺以自强。一直以来,勐卯国都善于象战和长镖干努,思氏王朝的战象,更是所向无敌。然而1389年与明军一战,曾经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的象阵,在明军先进的火铳、火炮前黯然失色,神勇的大象在炮声中只能四处逃窜,非死即伤。思混法对此感受颇深,故后来有“金齿”逃亡来到勐卯,其中能制造火铳、火炮的普通工匠、技师,都受到礼遇。思混法甚至让其佩戴大陶勐才有的金带,且地位还在诸陶勐之上。如此做法,可谓高瞻远瞩。而这批受到礼遇的金齿,也没有辜负思混法。他们的加入,不仅使思家军拥有了先进的武器,还促进了作战方式的改变。如《西南夷风土记》所述,先前傣人作战,常常是象阵为先,掷短槊冲杀,战士随后,到思混法之后,则“乌铳当前,牌次之,枪又次之,象继后”。

  但是就因为思混法对“能为火铳、火炮之具”的金齿,“喜其技能,俾系金带,与僧位诸部长上”,引发了刀干勐之乱,勐卯几乎不保。这场战争最后在明政府派兵干预下结束,但思混法已精疲力竭,根本无力收拾残局。

  应该说,思混法时期,勐卯果占璧王国的疆土比思汉法时期有所减少,军队整体战斗力有所削弱,但经济文化却得到长足发展,出现了短暂的辉煌。据《百夷传》记述,当时勐卯农业发达,商业繁荣,水稻“一岁两获,冬种春收,夏作秋成”,几年没有饥饿告乏者,“交易或五日一市,或十日一市,旦则女人为市,日则男子为市,凡贸易必用银,杂以铜,铸若半卵状,流通商贾间”。若非刀干勐之乱,这种繁荣也许能够延续下去。

  ……刀干勐之乱平定一年之后,思混法去世。刀干勐之乱的恶果,便留给了继任王位的思亨法来背负。

  从此,勐卯果占璧王国的辉煌年代终结。

  思亨法这位生不逢时的“君主”在位14年,一直寄望明王朝能帮他整治乱世,曾先后五、六次进京朝贡,报告木邦、勐养侵占边境等事,希望明王朝出面解决,但明政府多以“边境土官相互攻夺是平常之事,况且是非不明,不能随意责罚”为由不予过问,或让其自行解决。思亨法最终都没从明王朝得到一个明确的答复。相反,木邦、勐养却在明王朝的扶持下,或者说是纵容下,不断侵占勐卯边境地带,日渐强盛起来。据《嘿勐沽勐》所述,思佑法被杀后,其逃往缅甸,改姓为罕,号罕宣法的儿子继承了刀干勐的全部势力,建立了木邦政权。因其对勐卯“有特殊想法”,故常常派兵滋扰边境。后随明军征讨八百大甸,立了大功,受明王朝嘉奖,遂独霸一方,勐卯更受其害。

  1413年,饱受刀干勐战乱之苦,已然度日如年的思亨法得到明王朝的批准,将军民宣慰使职让给其弟思任法。自己黯然离去。

  此时,麓川思氏王朝的领地,只剩下瑞丽、陇川、遮放、芒市等地。在这块狭小的土地上,继任者思任法能做些什么?

我很关注
(4)
80%
不感兴趣
(1)
20%
------分隔线----------------------------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严禁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最新视频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隐私保护|注册协议|网站声明|网站留言|在线投稿|网站地图|RSS订阅 滇ICP备08100511号 云新网前审字2008-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