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华侨机工在云南

时间:2014-03-21 17:25来源:责任编辑:李卫昌
核心阅读:在这场战争中,除了中国人民与日寇在战场上进行的战斗和牺牲被后人永远铭记外,在大后方的云南边疆,另外一场为前方将士运送军火、物资,为中国军队战斗“输血”的战役也在昼夜不停地... ...
  

 

历史资料

历史资料

  在昆明美丽的西山上,矗立着一座云南省人民政府在1989年5月修建的“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2005年,另一座同名纪念碑也在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畹町落成。

  这两座纪念碑,是为了纪念1939至1942年间,3200多名南洋华侨机工回到祖国,来到云南边疆参加抗日战争所立下的不朽功勋。

  在这场战争中,除了中国人民与日寇在战场上进行的战斗和牺牲被后人永远铭记外,在大后方的云南边疆,另外一场为前方将士运送军火、物资,为中国军队战斗“输血”的战役也在昼夜不停地进行。在1939至1942年这一阶段,这场后方战役的主力军,就是在云南滇缅运输线上的南洋华侨机工。

  1937年12月,滇缅公路修建工程开工,在云南各族人民付出巨大牺牲,与战争赛跑的日夜抢修之下,1938年8月31日,这条被誉为世界公路建设史上的奇迹公路竣工。10月,日军攻陷广州,中国的港口全部沦陷。大批由东南亚缅甸转运内地的作战物资急需运回国内,滇缅路成了唯一的国际通道。

  有了路,需要车,有了车,还需要开车修车的人。但在当时,汽车在中国尚未普及,国内的汽车驾驶、维修人员匮乏,加之抢修出来的滇缅路路况极差,日寇为扼住这条抗战生命线,专门成立了“滇缅公路封锁委员会”,派飞机沿线狂轰滥炸,滇缅路上,急需大批驾车修车技术过硬,不畏牺牲的技工。 当时负责保证滇缅线运输的西南运输处致电南洋爱国侨领、“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求助,陈嘉庚于1939年2月7日发出了《征募汽车修理、驶机人员回国服务》的通告,并亲自到各地演说动员,在南洋800万华侨中号召、招募汽车司机和修理技工回国抗战。

  南洋华侨自清末以来,在当地刻苦奋斗,心系祖国。对推翻封建王朝的辛亥革命捐款出力,得到过孙中山先生的高度赞誉。祖国有难,从海外归国抗日的华侨就有5万多人。陈嘉庚此时振臂一呼,华侨机工们纷纷报名参加。 华侨高级工程师王文松,在新加坡居住十多年,英文流利,技术一流,在当地很有声望,月收入二百多元。但他不顾家中妻儿老小,带领十余名同伴,又自己购置修车工具机器一套,报名回国。

  在南洋报名回国的整个过程中,“作弊”现象层出不穷,有华侨少年谎报年龄冒充成人,有女扮男装的“花木兰”。更多的是兄弟、亲戚一起报名。有的华侨告别家中年迈的父母、告别新婚的妻子。还有人悄悄离开家报名回国,直至后来牺牲,战后家人才知道原来他们的“失踪”是为祖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据后来统计,1939年2月至9月,来自9个国家和地区的南洋华侨机工共有15批回国,其中由南洋各地集中到新加坡出发的有9批,共3193人,加上从其他线路直接回国的,南侨机工总数超过3260人。远远超出了550名的征募数额。

  回国的机工们有的经过海路,到达越南,从滇越铁路来到了昆明,有的从缅甸进入云南,在当时西南运输处的潘家湾训练所开始了工作。

  华侨机工们首先要进行严格的军训,从舒适松散的平民脱下西装穿上工装制服,严格地早晚出操,见人行军礼。战时昆明生活艰苦,华侨们只能用小西门外农田里的水洗脸刷牙。吃饭就是一点咸菜,晚上就睡在铺着稻草的地板上,与原来在南洋喝咖啡,吃咖喱的舒适生活简直是天壤之别。

  但是在机工们的报国热情面前,艰苦的生活不算什么,经过集训后,王文松等24名机工被分配到中国在缅甸设立的仰光汽车修配厂,装配即将在滇缅路上运送物资的汽车。美国工程师给的计划是一周6个人一组装完1辆卡车,但华侨机工们夜以继日,发挥技术特长,竟然一组每天装完4辆汽车,令美国工程师大为惊叹。

  南侨机工先编为第11、12、13、14四个运输大队,稍后又组建了“华侨先锋”运输第1、第2两个大队,其余的机工则被混编于各个运输大队中。他们在崎岖的滇缅路上日夜奔忙,与云南的瘴虐疾病斗;与雨天路上的落石泥泞斗;与危险路段斗,同时还要与天上肆虐轰炸的日本飞机斗。

  1939年2月至1942年5月,南侨机工仅抢运军火、汽油、粮食等即达40余万吨,维修车辆千余辆。1800多名南洋华侨机工牺牲在滇缅路上,没有一个逃兵。

  当年的滇缅路,路面更窄,经常塌方,不少机工们连人带车坠入山谷,连遗体都找不到。前面说的高级工程师王文松也是因车祸牺牲。

  有一位姓陈的华侨司机,平时颇为注意自己的仪表,每次登车前都要对着镜子梳理头发,精神抖擞执行驾驶任务,1942年,车队遭遇日寇飞机轰炸,他的头颅被炸飞,但身子还端坐在驾驶座位上,手里紧紧握着方向盘。

  槟城华侨姑娘李月美,因为当时招募机工不要女性,她女扮男装来到祖国,机工同伴们一直都不知道这位战友竟然是个姑娘。

  1940年,李月美在滇缅公路上翻车,被另一位过路的南洋机工杨维铨相救送到医院,医生才发现她是女性。杨维铨还浑然不知,天天来照顾这位兄弟。直到后来李月美吐露实情,两人相爱,缔结姻缘。李月美的传奇被媒体报道,“当代花木兰”的佳话传遍海内外,廖仲恺夫人何香凝女士特地题写“巾帼英雄”四个大字,赠李月美作永久纪念。

  华侨机工在云南期间,与云南各族人民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939年9月,第13大队17辆卡车全部陷在离芒市8公里的泥坑中。断粮断炊。第8天,一群路过这里的傣族小孩去寨子里报信,傣族同胞送来食物、草药和铺路工具。机工们才脱了险。后来,很多华侨机工当了当地傣族姑娘的“上门女婿”,在云南共度一生。

  1945年,日寇切断滇缅路交通,政府当局对回国南洋华侨机工进行了冷酷无情的“遣散处理”,一部分南侨机工参军成为运输兵,部分机工留在滇缅路沿线村庄。还有很多人流离失所,浪迹昆明街头,沦为乞丐。有的成为路边饿殍,撒手西去。

  直到抗战结束,经过陈嘉庚等多方努力,1000多名华侨机工才得以“复员”回到南洋,1000多人留在了国内。直到改革开放,他们的不朽功勋才重新被人记起。

  绵延的滇缅路全长1146公里,在这条路上,因为疾病、车祸、敌机轰炸牺牲、失踪的南洋华侨机工约1800多人,几乎不到一公里,就有一位南洋华侨机工的英魂永驻。今天,我们站在两座迟到的南洋华侨机工纪念碑前缅怀先烈,为他们的命运和遭遇不胜嘘唏。他们是华人的骄傲,是云南历史上壮怀激烈的一曲高歌,这些海外赤子的不朽功勋,今天依然在增强着中华民族的凝聚力,照耀着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道路!

  (作者 风之末端)

我很关注
(0)
0%
不感兴趣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严禁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最新视频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隐私保护|注册协议|网站声明|网站留言|在线投稿|网站地图|RSS订阅 滇ICP备08100511号 云新网前审字2008-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