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侨机工林福来和他的义子林晓昌

时间:2014-03-27 10:37来源:中共德宏州委宣传部责任编辑:李卫昌
核心阅读:1993年金秋,我曾见到一位历经沧桑而又很幸运的机工老人,他就是恒昌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晓昌的南侨机工爸爸——一一林福来。这是当年我在滇缅公路收集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 ...
  

  1993年金秋,我曾见到一位历经沧桑而又很幸运的机工老人,他就是恒昌国际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晓昌的南侨机工爸爸——一一林福来。这是当年我在滇缅公路收集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抗日历史文物时,唯一没有让我伤心落泪,唯一没有让我感到伤痛的机工老人。

  那年,为了抢救南侨机工的历史文物资料。我与厦门华侨博物院的陈启建先生沿着滇缅公路,追寻着父辈们的足迹,一路走向碗盯。作为南侨机工的子女,我也有意借此机会拜访探望父亲的战友,见一见与我同年的南侨机工子女。

  我和启建从昆明出发,路经楚雄、大理、保山、芒市,最后到达滇缅公路在国内的终点站一一畹町。一路耳闻目睹南侨机工的工作与生活状况,让人十分心寒。在与他们交谈时常常彼此泣不成声,涕泪交流。尤其是在保山。有位吴良顺老人的遗孀。因膝下无子女,七十多岁的孤独老人居住在偏远的工厂中一间不足8平方米的楼房角落。那种生活潦倒无依无靠的惨景,真让人心酸难受。机工子女林宝珠见到我们如见亲人—般地泪如泉涌,哭诉着父亲林春才的种种不幸与坎坷,最后好容易盼到平反昭雪,还没来得及享受一大好日子,就去世了。听着机工子女们这些痛心的哭诉,看着机工们那一张张饱经风霜衰老无奈的脸。寻思着这些曾为中华民族做出牺牲,把青春和热血洒在滇缅路上的革命老前辈。我只能流泪听着、看着,无可奈何地悲伤着。这是一生少中最难以忘怀的经历。

  当我们到达滇缅公路在国内的终点站——畹町,走进林福来老人家里的时候,看着他年青时候的照片,听着他平静的讲述,从那慈祥的脸上。很难想到他曾经经历过烽火硝烟的战争,遭遇过人生悲欢离合的苦难和受过—十年不白的牢狱之冤。尽管他已75岁的高龄,又身患重病、双腿浮肿,生活已不能自理,但从他衣着整洁、乐观健谈的神态。让我感到这是一位老有所靠、老有所养、老有所尊、安享晚年的幸福老人。

  这位幸运的老人之所以幸福,是因为他有一个孝顺的儿子林晓昌。准确地讲,是林晓昌敬养了一位回国抗日的南洋华侨老战士——南侨机工林福来。为了让老人家安安心心做他的父亲,按照老人家的意愿,他放弃自己的黄姓,改随老人姓林,并让自己的儿子也都随林姓。这不仅仅是单纯姓氏的改变,其中包含着林晓昌一家与林福来老人一段感人肺腑的动人故事。这个故事揭示了一位南侨机工的爱国主义精神,是怎样传承在林晓昌身上并发扬光大的。

  1990年到l 994年间,在南侨机工联谊会,我不断地从众多的议论中听到了林晓昌这个名字,那时大家都习惯地叫他阿昌。南侨机工林福来老俩口跟前无子女照顾,生活贫困年纪又大。阿昌因常来畹町做生意而认识了这位老同乡。了解到这位老人的身世后,从尊敬到敬仰,便主动承担起侍奉老俩口的责任。当时还有叫蔡长梨、刘春泉的两位老机工,也经常到他们家吃住,阿昌待他们也同样敬重如父。据说阿昌是个缅甸华侨,原在缅甸做生意,后来才回到了中国畹町。

  听着人们的议论和颂扬,我心下琢磨,这是位有钱的华侨在资助我们这些有困难的南侨机工。作为当时南侨机工联谊会副会长的我,不禁对这位旅缅华商充满了感激。但是,当我走进阿昌那栋陈旧的屋子,看到那简陋的陈设时,我的心被震动了,对他的敬意油然而生。这不是有钱人对穷人的施舍或是资助,这是一位心地善良、品质高尚的人才有的行为。

我很关注
(1)
100%
不感兴趣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严禁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最新视频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隐私保护|注册协议|网站声明|网站留言|在线投稿|网站地图|RSS订阅 滇ICP备08100511号 云新网前审字2008-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