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生父陈团圆惨死在日军屠刀下

时间:2014-03-27 10:41来源:中共德宏州委宣部作者:叶晓东 责任编辑:李卫昌
核心阅读:父亲原籍广东潮州。潮州地方方言“陈”字读成“单”。同事们叫陈团圆为阿单。阿单的祖辈移居马来亚以种植橡胶为业。他十八九岁就开始帮助祖父经营橡胶... ...
  

  我的生父陈团圆是南洋华侨机工,在回国参加抢运抗日物资时被日本鬼子杀害。他牺牲时,我和姐姐都很小,姐姐晓英两岁,我刚出生两个月,还无记忆力,可以说我们没有见过生父。父亲的相貌和经历,我们是从他亲友的讲述中才得知的。

  父亲原籍广东潮州。潮州地方方言“陈”字读成“单”。同事们叫陈团圆为阿单。阿单的祖辈移居马来亚以种植橡胶为业。他十八九岁就开始帮助祖父经营橡胶。

  l 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日军相继占领了我国华北、上海、广州等地,到处烧杀抢掠,奸淫妇女,无恶不作,激起了海外华侨的愤慨。海外各地侨胞纷纷抵制日货,上街游行,捐款捐物,赈济灾民。华侨青年纷纷要求回国参加抗日。当时日寇封锁我国各港口,妄图速战速决,一举灭亡中国。为打破日军的封锁,1938年,滇西20万民工,以血肉之躯铸成滇缅公路,成为当时我国陆海唯一的通道。为抢运国际援华物资,急需一批熟练的汽车司机和修理工,广大南洋华侨机工响应南洋华侨筹赈会主席陈嘉庚先生的号召,放弃优越的生活条件,毅然回国,投入抢运抗日物资的战斗中。

  据与我父亲交往较深的潞西市法帕乡芒蚌寨92岁耄耋傣族老妇女咩帕所介绍说:“阿单中等个子,身体魁梧,圆脸型,浓眉大眼,性格豪爽,乐于助人。运输间歇,他常帮助后勤人员下到农村采购蔬菜、粮食。他们向我买大米。我经营的大米,一袋百来斤,我请他帮忙扛袋,累得他满身大汗。事后,他用凉水淋淋身子,笑一笑说:‘大姐,有事说一声,我们年轻人有使不完的力气。’”由于阿单热情活泼,赢得姑娘们的好感。不久,他爱上了傣族姑娘朗玉宝。他们成婚后有了两个孩子。

  1942年5月初,阿单最后一趟把物资从芒市运至保山,途中在腊勐听到“轰隆’’的一声,原来是中国军队为阻止日本军队过江,炸毁了惠通桥。桥断了,父亲的几个战友,用汽车内胎囚渡过江。父亲毫不犹豫地对战友说:“我有妻室儿女,我不能与你们同行。”于是父亲潜回了芒市。这时, 日本鬼子到处搜捕留下来的中国军人和南洋机工。咩帕所老大妈为掩护我父亲。给他换上傣族民族服装,戴上竹叶帽,让他到后山放牛。后来他又躲到允景。但最终还是被日本鬼子抓去了。

  咩帕所对我们讲:“阿单死得真惨!被日本鬼子活埋。阿单遇难的那天,我约着朗玉宝去看望。我们赶到时阿单在土坑里,胸部以下已被实实地埋着。朗玉宝看到丈夫惨遭毒手。奋不顾身扑了过去。被我咩帕所及乡亲—把抓住,小声而严厉地对她说:你是要丢下他的两个孩子不管了!这伙禽兽是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的!”

我很关注
(2)
100%
不感兴趣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严禁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最新视频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隐私保护|注册协议|网站声明|网站留言|在线投稿|网站地图|RSS订阅 滇ICP备08100511号 云新网前审字2008-01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