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南洋华侨机工

时间:2014-03-27 11:34来源:中共德宏州委宣传部责任编辑:李卫昌
核心阅读:我东南沿海交通口岸均被日军占领,滇缅公路成了盟国援助中国最重要的运输通道。由于前方反击作战日益猛烈,作战物资消耗逐日增加,大批援华物资囤积于缅甸仰光、曼德勒、腊戌... ...
  

  1938年10月,中国的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

  我东南沿海交通口岸均被日军占领,滇缅公路成了盟国援助中国最重要的运输通道。由于前方反击作战日益猛烈,作战物资消耗逐日增加,大批援华物资囤积于缅甸仰光、曼德勒、腊戌。因此,国家不仅需要大批军用汽车,而且急需大批熟练而勇敢的汽车司机和修理技工。一时要训练出这么多的人才,根本不可能。西南运输处主任宋子良致电南洋爱国侨领、“南洋华侨筹赈祖国难民总会”主席陈嘉庚先生,向他求助,派遣机工回国,以解燃眉之急。陈先生慨然应允,迅即于1939年2月7日发出了《征募汽车修理、驶机人员回国服务》的通告,并还亲自到各地演说动员,在南洋800万华侨中号召,招募汽车司机和修理技工(简称南侨机工)回国助战。

  华侨的“根”在中国,国不存,何其有“根”?广大南洋华侨青年男女,还怀着赤子丹心报国的高度民族责任感,热烈响应,踊跃报名。这些机工主要来自新加坡、摈城,马来亚所属的沙捞越、太平吉打、彭享、丁加奴,荷属印尼的洒水、巨港、苏门答腊,法属印度支那(越南、老挝、柬埔寨)、缅甸各地。其祖籍多为广东、福建两省。这批人毅然离别父母家人和优裕的生活工作环境,远涉重洋,于1939年2月至8月分9批回国,投身于神圣的抗日救国服务工作。这群志愿报效祖国的热血华侨青年的头脑中祖国和民族的份量,远远超过了自己宝贵的生命。其中,一位叫白雪娇的女机工在行前写给父母的告别书中说:“这次去,纯为效劳祖国,……虽然在救国建国的大事业中,我的力量简直是够不上‘沧海一粟’,可是集天下的水滴而汇成大洋。我希望我能在救亡的汪洋中,竭我一滴之微力”。

  1939年2月18日,第一批南侨机工自新加坡启程,经越南海防抵达昆明。此后,8批分别抵达昆明,开始了他们报效祖国的壮举。他们脱去漂亮的西服,剃光了乌黑的头发,唯一的愿望就是:尽快受训完毕,赶赴抢运物资的战场。经过两个多月的军事训练后,南侨机工们便由西南运输处分配与编队。机工中的司机专门编为第11、12、13、14四个运输大队,稍后又以海外华侨捐献的300辆汽车组建了“华侨先锋运输”第1、2两个大队,其余混编入其它5个运输大队中。南侨机工中的修理工除部分随几个运输大队从事修理外,其余的则分配到芒市、保山、下关、昆明、贵阳、重庆等地的汽车修理厂工作。从1939年至1942年缅甸沦陷,滇缅公路中断,在这条公路上从事运输的车辆,计约3000余辆,南侨机工开的车辆就占三分之一以上,是运送抗日物资的骨干力量。

  南侨机工们为确保抗日前线作战物资的有效供应,在滇缅公路上行车,人人都必须闯过“四关”:一是“瘴疟关”。此关最难幸免,被人们称为“打摆子”的恶性疟疾,古来即有“十人得了九人死”之称;二是“雨水泥泞关”。雨季中天气常常会突变,雷电交加,暴雨骤至,导致山石飞落,道路湿滑,极易发生事故,车毁人亡;三是“险路险情关”。公路下深谷,爬大山,不少地段是上有危悬欲坠的巨石,下是悬崖深渊,危险很大;四是“日军轰炸关”。南侨机工们日以继夜地在这四个要命的“关口”出生入死地战斗着。白天遇到敌机空袭,就设法利用地形地物隐蔽,只得夜里驾车前进。饿了啃点干粮,渴了在路边喝口冷水,困了在车上休息片刻,又继续前进。从缅甸境内把各种战略物资运到昆明以及陪都重庆,再转至抗日前线。

  1942年1月,日军由泰国侵入缅甸南部,当时,中国还有近8万吨各类物资存放在缅甸境内。根据中国、美国和英国三国在重庆举行的军事会议的决定,中国派出两个军入缅作战,与英国盟军一起保卫缅甸。这样,南侨机工除继续不断地从缅甸抢运物资外,又担负起运送10万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任务。

  1939年2月至1942年5月,南侨机工仅抢运军火即达40余万吨。同时,还在贵州、四川、广西、湖南等省运送军用物资,抢修数千辆汽车。滇缅公路的运输,还为国民政府的进出口贸易换取外汇。中国的皮革、生丝、桐油等物资通过滇缅公路转销到英国、美国及欧洲其他国家。经国内人民和南侨机工们的艰苦奋战,滇缅公路成为一条炸不烂、摧不垮的钢铁运输线,南侨机工被祖国人民誉为滇缅公路上的“神行太保”。

  南侨机工们除干好自己的工作外,还十分关注着战斗在抗日前线的八路军。他们不惧怕国民党顽固派实行白色恐怖和镇压的危险,出自民族大义,1940年4月毅然前去慰问负伤的八路军将士,并将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钱赠送给八路军受伤将士作医药费。他们还借当时由中共中央南方局主办的《新华日报》,公开发表了他们对八路军负伤将士的慰问信。信中对将士们的壮举给予了高度评价:“你们在斗争过程中,虽不幸地而却是极其光荣地负了伤,你们的鲜血,写成了一卷照耀全世界的壮烈的民族英雄战斗的史诗”。他们在信中还表示,“我们是一群由海外归来的工人,对于你们热诚的慰问,表现着海外千万侨胞和你们是在一起的”。字里行间闪现着机工们对抗战大业的关注,对英雄八路军的亲情,对共产党的热爱。南侨机工们的慰问以及捐款的善举,在抗日战场上传为佳话,激励着将士们奋勇杀敌。自1939年至1942年,《新华日报》登载了《一群投入祖国怀抱的孩子》、《滇缅路上的华侨司机群》、《救济回国华侨机工》等10余篇报导、专文、通讯等,不仅宣传、赞扬南侨机工们的爱国主义精神,在运输线上的英雄事迹。而且还代表中国共产党和国内同胞呼吁国民党政府应当关怀机工们,对他们的疾苦不能敷衍了事。

  1941年11月,日军偷袭美国军队扼守的珍珠港,太平洋战争爆发。1942年3月8日日军在缅甸仰光登陆,5月3日占我畹町,后又连陷芒市、龙陵、腾冲的怒江以西地区。5月4日,国民党守军为了阻止日军东犯而炸毁了滇缅公路怒江上的咽喉大桥——惠通桥,于是滇缅公路中断。滇缅公路中断后,中国失去与英美等盟国的陆路交通运输,美国等供应中国的武器装备和物资,就只能依靠飞越喜马拉雅山的中国至印度航线(史称驼峰航线)。这些在印度的军用物资需要先用汽车运到机场,这就需要一批汽车司机,为此,盟军在昆明招募司机,其中有100余名南侨机工受募前往印度。他们在那里同样吃苦耐劳并表现出不怕牺牲的斗志。

  在回国的3200名南侨机工中,有1100余人因战火、车祸和病患而为国捐躯。他们以自己的生命、鲜血和汗水,在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史和世界人民反法西斯战争史中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勋,在华侨爱国史上谱写出可歌可泣的壮丽篇章。1946年4月,在《华侨机工归国抗日七周年纪念特刊》上,当时的云南省政府主席卢汉题词说,“墨翟善守,公输善攻,工利其器,克壮军容,扩而言之惟南侨之功”。1947年11月30日,马来亚雪兰莪华侨筹赈会为了表彰南侨机工的爱国精神,特在吉隆坡广东义山亭为殉难机工建立了一座纪念碑,碑文中记道:此种爱国精神,至为可风,为国牺牲,谁不敬服。使机工们参加抗战的忠勇事迹,长存人间。

  新中国建立,留在国内的部分南侨机工继续为祖国的伟大建设事业作出积极的贡献。为了表彰南侨机工抗日救国的历史功绩,弘扬他们崇高的爱国主义精神并激励后人,云南省人民政府在纪念南侨机工回国抗战50周年之际,选址著名风景区西山,建造了雄伟的“南洋华侨机工抗日纪念碑”。

  南侨机工回国参加抗战的壮举,是华侨一次最直接、最集中、最有组织,影响极为深远的爱国主义行动。今天,我们记述南侨机工这段光荣历史,使我们在祖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重新认识华侨,了解华侨,更好地联系华侨。为祖国的繁荣、富强、统一而共同努力奋斗。

我很关注
(0)
0%
不感兴趣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严禁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推荐内容
最新视频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联系我们|隐私保护|注册协议|网站声明|网站留言|在线投稿|网站地图|RSS订阅 滇ICP备08100511号 云新网前审字2008-016号